您的位置: 主页 > 移动互联

刑法分则相关条款亦应修改

发布时间:2018-01-12 13:32:37  来源:网络整理

  反对否定“大义灭亲”,立法确立亲属权者所持的主要理由是,这样可能放纵罪犯致其逃脱法网。在司法部门持此论者不在少数。 

  需要指出的是,追查罪犯、收集证据是国家司法机关的职责,而非一般公民的职责,不能以任何理由把国家司法机关的职责转加于普通公民头上,而加之其亲属身上更是对人性的撕裂和对亲属权利的漠视。就算因为亲属特权而导致犯罪嫌疑人脱逃,但这种消极后果远比存在一种撕裂人性、践踏亲权带来的社会危害要少。虽然亲属享受了特权,司法机关可以要求其他人作证,这并不妨碍其搜查证据、追捕罪犯,这在操作层面完全不存在问题。 

  因此,建议我国刑法分则相关条款也作相应修改:如刑法第三百零五条、第三百零七条第二款(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第三百一十条(窝藏、包庇罪)和第三百一十二条(窝藏、转移、收购、销售、掩饰、隐瞒赃物罪)之后应加上“但书”条款,即“为替配偶、直系血亲、兄弟姐妹、共同居住的其他亲属隐匿罪证而实施上述行为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在刑法分则第六章第二节“妨害司法罪”中设置一个例外性条款。该条可表述为:“配偶、直系血亲、兄弟姐妹、共同居住的其他亲属为了犯罪嫌疑人、罪犯的利益 , 采用暴力、胁迫、贿买他人之外的手段,犯本法第三百零五条、第三百零七条第二款、三百一十条、三百一十二条规定之罪的,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但犯危害国家安全罪除外。”同时,对现行刑事诉讼法亦作相应修改,确认亲属的沉默权、拒证权,实体法和程序法应有机结合起来,共同维护这一基于人性的亲属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