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移动互联

银河护卫队,这些不抽烟喝酒烫头但是说相声的

发布时间:2018-01-11 14:03:34  来源:网络整理

导语:《银河护卫队》身为漫威的一份子,被处理得一点都不漫威,更像是大家族中冒出来的叛逆份子,浑身上下充满了调皮捣蛋的意味。至于刚刚上映的《银河护卫队2》,依旧展现了这个叛逆份子更加“叛逆”的一面,没有正邪不两立的主旋律,也不需要依靠很多背景知识以及铺陈来让观众理解主角们的动机;而是一部格局很小,却五脏俱全,值得你再花一次门票去“二刷”的冒险故事。

尝过孤独的人 才更懂得怀旧

都说镜头前或是生活中充满幽默感的人,其实内心相当孤独。这话放在大部分乐呵呵的人身上,一想成立。《银河护卫队》的导演詹姆斯·古恩也是这样:年轻时无比孤独,曾有过自杀念头。“我从未感到自己属于任何地方,很难与他人沟通,虽然身边有很多爱,但我都没有好好珍惜。”

不过还好,孤独人总会找到自我拯救的方式,对詹姆斯·古恩来说,60-80年代的音乐,“像是漫威的漫画、科幻小说、恐怖片、性手枪乐队、皇后乐队,顿时让我像是从乏味的郊区,进到了魔幻世界,一个和我的想像中更为一致的世界。有时候,这些作品只是逃避现实的幻想,让我脱离内心生活的困难。”

导演James Gunn

这种处境说来很像是电影《她》中的男主角,只不过詹姆斯·古恩这位技术宅更懂得与他人分享自我营造的世界,随身听、卡带、70年代的“MoTown ”音乐、funk迷幻音乐、disco舞……就宣告了它的反叛个性。像是电影一开始,众人威风凛凛要打怪兽,但是小格鲁特却放起了音乐,自顾自地跳起舞来,镜头也就一转,只顾着格鲁特的舞姿,哪管别人打到要死要活,大家都成了活背景。这种反客为主的幽默,就是“银河护卫队”的哲学。

金酸梅奖杯

回顾导演之前的作品,当你点开豆瓣查看分数评价的时候,火辣辣的“金酸梅”映入眼帘。此时此刻,或许你会因为这三个字而对他表示怀疑。且慢,在做出武断定义之前,先来回顾下他之前不按牌理出过的牌——从正式开始担任大片厂编剧的《史酷比》(2002),便可看出他即使肩负票房大片的剧本,仍不忘恶搞之本的坚持;重拍恐怖经典的《活死人之夜》(2004)恐怖紧张中的另类趣味,也是出自他笔下的杰作。首部编导作品《撕裂人》(2006)融合恐怖恶心和疯狂喜剧,完全打造出詹姆斯·古恩的正字招牌; 第二部作品《超级英雄》(2010)则是对美国社会和宗教极尽揶揄,也或许是该片的另类超级英雄主角,令他被漫威相中,摇身一变成为当今的亿万编导,但即使名利双收,他依然对小成本的恶搞题材情有独钟,推出再度仅贡献剧本的《贝尔科实验》(2016)。

如此孤独又古怪的导演,在电影原声上下的功夫,不亚于昆汀,从《银河护卫队》讨喜并烘托剧情的“Awesome Mixtape Vol. 1”自然延续到这一集的“Awesome Mixtape Vol. 2”,囊括多首同样来自1960和1970年代的英文热门金曲,几乎是顺着第一辑的歌曲年代往后挑选,这点当然不外乎是于1970年出生的导演富有巧思的个人心头好,也继续呼应“星爵”母亲生长的年代、让全片弥漫着浓厚的怀旧氛围,更如音乐剧般串起全片剧情,甚至成为撑起全的重心。

Eletric Light Orchestra乐队

搭配片头小格鲁特随之起舞的轻快歌曲“Mr. Blue Sky”(来自英国摇滚乐团“Eletric Light Orchestra”),揭露星际异攻队拨云见日的趾高气昂;由英美两地成员组成的乐团Fleetwood Mac的“The Chain”扣人心弦地点出浣熊“火箭”在牙尖嘴利背后对于获得好友认同的渴望,以及卡莫拉和妹妹“星云”剪不断理还乱的姐妹情仇;最后“勇度”以形同父亲的爱子心切拯救星爵,英国歌手Cat Stevens的名曲“Father and Son”描述父子之间终须一别时心有灵犀的复杂感受,成就片中最感人的戏码之一。

热血公式 = 亲情 x 友情 x 爱情

第二部依旧延续了第一部的“热血”,除了拯救宇宙再一次免于陷入为难,也拓展了团员之间的紧密连接。藉由带入星爵养父伊戈、新角色螳螂女和带着复仇回归的“星云”等人进入小队,《银河护卫队2》再次善用了最能够勾起观众情绪和泪腺的“亲情+友情”吸引,成功加深了配角的角色深度和主角群的背景厚度。至于先前一直引人注目的星爵父亲故事线则不外乎在本集成为故事主轴,当伊戈向星爵揭露自己的身份,以及他如何在外流浪后来到地球与他母亲相遇。此时,看到伊戈用自制蜡像像展示PPT一般,显得格外突兀和生硬,不像电影一开始用回忆的演出那般自然,后来爆点出现后才了解导演为何要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