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移动互联

《夜长梦多》:穷尽乡村众生相

发布时间:2018-01-05 15:05:34  来源:网络整理

《夜长梦多》:穷尽乡村众生相

《夜长梦多》 赵兰振 著 作家出版社 2016年6月出版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时间跨度长达三十年,书写乡愁与挣扎,穷尽乡村众生相,一部令人震撼的乡村变迁史诗。小说中,乡村既斑斓,又残酷,既美好,又丑陋,既可爱,又恐怖,既诗意,又灰暗,以南塘三十年的漫长变迁为主线,从复仇者翅膀的生命轨迹铺陈故事,讲述了嘘水、拍梁两地家族、阶层、男女之间互相纠葛、撕扯、逃无可逃的命运。

嘘水村是豫东平原一个普通的村庄,为了完成一项政治任务,在村南的田野里开挖了一口池塘,于是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种种稀奇古怪的事情接二连三发生。先是一位外号叫水拖车的游手好闲村民在池塘里捕到了一条大红鲤鱼,之后村子里的干部老鹰正午时刻在塘堰上撞见了一个裸露脖颈断茬的无头鬼。这个无头鬼还协同夜半时分悠然飘出的绿灯笼骚扰在池塘边烧窑做砖的人们,并最终让两个年轻人死于非命。一个女子的笑声彻夜回荡在寂静的村街上,这女子甚至白天也坐在砖窑的顶端俯瞰众生……

与南塘多彩的历史同时上演的是村庄的故事,一个叫翅膀的孩子顶替父亲在塘边值夜,看护捕获上岸等待分配的鱼堆,他竟然鬼使神差地抱着那条传说中的大红鲤鱼睡熟。这孩子被他的亲戚正义当成了朝上爬的梯子,他胸前挂着纸牌游街示众。无人知道孩子的深刻疼痛,无人能够理解这羞辱将如何影响孩子的一生,让他长大成人多少年后回到故乡仍然痛不欲生。好在头顶三尺有神灵,当孩子被扭送公社派出所时,军人出身的所长坚决地否定了人们的臆断为孩子松绑,救下了孩子。而这孩子之所以抱鱼而眠,是因为他当夜刚刚看了一场百年不遇才在村子里放映的电影《追鱼》,还因为朦胧中萌动的柔情——不是爱情,而是生命对美的渴望。翅膀喜欢那个叫何云燕的女孩,把何云燕幻想成了云里雾里的仙女。最美的事物总是最脆弱的,不堪一击。当成年的翅膀再度回到故乡,远远看到他曾经的偶像当街与人吵架,竟然掏出身体隐秘部位的月事纸巾当武器回击对方时,他的心碎了,一下子感觉世界全成了废墟,一派虚无。

命里只有三合米,等到老死不满升。正义并没有如愿以偿,哪怕机关算尽,他的命运不可改变,仍然老老实实地固守在嘘水村里生儿育女。他患了严重的手病,经年不愈,正当绝望之时村里来了位神医王老师,她能以人生的两种状态存在,有人看她是老太婆,有人看她则是年轻姑娘。王老师告诉正义治疗的方法,并且揭开了南塘的谜底:南塘是女娲居住过的地方,因为人们挖塘掘开了这故居,此处固定着的永恒的女神被迫进入了和人一样的生命周期,有生也有死。正像王老师预言的那样,嘘水村连年的干旱最终使南塘干涸,并夷为平地。南塘消失了,那个热闹的时代也一同永远消匿。

这其实是一颗心灵和一个群体的变迁共同构建的历史真相,千变万化的南塘仅仅是这真相中的一个奇特符号而已。

这也是一个有关宿命的故事。

【作者简介】

赵兰振,1964年出生于河南郸城县。曾在乡镇卫生院从事临床工作十几年,1998年弃医从文,先后供职于《青年文学》《十月》等刊物,现为十月文学院副院长。经他发现和编辑的小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卡夫卡文学奖、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等诸多荣誉,是中国文学高地重要的推手之一。

《夜长梦多》:穷尽乡村众生相

【书摘一叶】

南 塘

南塘没让他等到天热,但也没马上就给他看看颜色,如果那样南塘就不是南塘了。一出了正月,天一天比一天暖和,先是脾气暴躁的寒风和气了下来,哼哼呀呀像小孩子那样唱起了儿歌,也不再狂手狂脚随时都要抓你挠你一把;底下柳树就第一天绿了头冠,第二天就撒出阴影;被冬天折磨得差点儿枯萎死掉的麦苗全站了起来,纷纷吐出能浸洇进人脏腑的浓密新绿,又待了几夜,就开始了咔咔吧吧拔节;燕子飞来了,蝴蝶飞来了,绵绵无尽的春雨也跟着加劲儿来了……

那半月雨就没有住过,紧一阵慢一阵,漓漓拉拉,村街上被人和家畜的脚搅出的泥深及腿肚子(村街成了一条泥河),从村子通往南塘的那条路堆满烂泥。在连阴雨的时节,村子里布满烂泥与牲畜粪便,树和房屋拦住了天光,到处污秽阴暗;田野里却开阔而清爽,经了雨水洗浴,庄稼葱翠疏树苍绿,空气洁净而清新。身子滚烫的土窑被雨水浇淋着,丝丝缕缕冒出好长的白汽,像长满一身的白毛。天越来越长,夜就越来越短,再者还有“春眠不觉晓”,楼蜂的活动受限很大,他上村子里去取一次鸡不但要被满地烂泥坠得脚脖子酸痛,而且没回到窑上眼皮就打架,被瞌睡折磨得死去活来,所以对有些在树枝上安卧的鸡来说淋雨确实是一种幸运。楼蜂要隔上三两天才进村一次,不到肉瘾发作无法忍耐,他是不会轻易出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