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金融

特朗普的金融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 发布时间:2017-07-08 10:31
  • 来源:网络整理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 梁海明

  美国一直呼吁他国实现资本自由化,也就是金融自由化,但一个国家在金融自由化之后,稍有不慎,容易遭受华尔街领衔的庞大游资资本侵袭,经常会导致这些国家金融系统崩溃、经济衰退,这也是美国用金融手段掠夺他国辛苦累积财富的常见招数。

特朗普的金融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特朗普的金融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不少外界人士认为,特朗普本月20日出任美国总统之后,将会在全球贸易、军事和地缘政治等议题上“兴风作浪”。然而,若细看特朗普的财经内阁团队,发现他们完全具备发动金融战争的实战经验,美国的金融战实质离我们很近,且影响更为深远。

  特朗普的财经内阁已见雏形,特朗普提名原高盛集团合伙人、华尔街交易大鳄姆钦任财政部长,此人在国际市场上做投资交易历史悠久,是擅长各种金融手段的专家;在白宫经济顾问机构方面,特朗普拟任命高盛集团总裁、首席运营官柯恩担任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他也是金融进攻的能手。

  商务部长人选则是美国私募股权机构W.L。罗斯公司的董事长罗斯,他纵横华尔街数十年,因擅长杠杆收购倒闭公司,在在钢铁、煤炭、汽车、纺织等领域拥有丰富的重组经验,素有“破产企业之王”之称;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行政总裁蒂勒森将任美国国务卿,此人对如何操纵石油价格进而影响资本流向十分内行。

  特朗普打造的这支由华尔街高管、投资大佬组成的财经团队,是一个有实力发动金融战的团队。未来,美国若要在全球贸易、军事和地缘政治等领域遏制他国,犹如打“七伤拳”,伤敌七分自伤三分,但金融领域却是美国强项,在由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内对他国金融系统发动袭击,可起奇兵之效,且对自身伤害则很少。

  除了财经团队具备发动金融战的能力之外,美国也有发动金融战的基础和储备力量。

  一方面,美国财政部很早以前就一直在追踪犯罪组织洗钱和恐怖活动资金,到了萨默斯出任财政部长(1999-2001)期间,财政部则开始摸索如何将金融与安全保障政策联络起来。

  2001年的“911”恐怖事件之后,美国财政部内部建立世界第一个财经情报部门,负责分析从全世界收集的发票、银行汇款记录到情报机构获得的秘密信息,通过查清资金链全貌之后,动用金融手段切断其资金链条,进而迫使其分崩离析。通过不断地摸索,美国财政部对上述的金融手段愈加炉火纯青。

  另一方面,美国政府曾跨部门演练过“金融模拟战”。在2009年,由美国国防部、财政部官员等政府部门,部分智库的研究人员和金融学家者,参与由美国政府组织的“金融仿真战”,他们通过运用各种金融武器,其中包括通过推动美元大幅贬值,引发全球粮食价格、大宗商品价格高涨,以此大幅抬高被攻击国家的通胀率,达到扰乱该国社会稳定、经济稳定的目的。

  与此同时,华尔街的各大投资机构并出动攻击该国的股市、楼市和货币,破坏该国的金融市场,切断其资金链。在社会、经济和金融市场全方位遭受打击的情况下,容易引发政治不稳,甚至政府倒台,被攻击的国家只能向美国屈服求饶。

  美国实质不光是模拟金融战,而且已经实战过,实战对象之一是伊朗。为了抑止伊朗发展核武,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过去多年虽然透过对伊朗实施制裁,重创了伊朗经济,但伊朗却仍然很强硬,拒绝停止发展核武计划,问题长达10年仍没有解决的迹象。但在2014年6月,伊朗竟然同意和美国在日内瓦相会,这是两国之间的首次面对面正式谈判,是什么因素逼伊朗同意坐在谈判桌上与敌人美国谈判?

  那是由于美国对伊朗发动了金融战争,其中一个金融攻击是切断伊朗的资金链条。出口石油是伊朗的主要经济收入来源,过去欧美国家虽然对伊朗实施石油禁运,但伊朗依然可以通过悄悄偷运石油给他国的方式,获取收入。

  不过,由于世界的石油贸易都是以美元来结算的,而且石油交易结算必须要通过在华尔街的货币中心银行(Money Centre Bank,借贷对象为政府、机构和其他银行,而非消费者的国际大银行)、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来完成。因此,伊朗任何与石油交易有关的信息,对美国毫无隐私可言。美国政府在决定出动金融武器对付伊朗之后,要求货币中心银行、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拒绝与伊朗进行交易结算”,否则将禁止这些银行在美国开展业务。在各大银行的配合之下,伊朗被美国切断“水源”,造成了资金链的断裂,失去了主要经济收入的伊朗政府,自然不得不在发展核武问题上同意与美国坐到谈判桌前。